传奇私服-Www.3cqw.CoM
传奇私服-Www.3cqw.CoM
微信礼包 |

 ↑扫一扫,礼多不奇怪↑

首页 > 传奇新闻 > 传奇公告

《传奇》之外的“传奇”,娱美德VS亚拓士

浏览次数:1    日期:2020-08-13

  近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就一起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出具了一批娱美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娱美德)、联想知识产权(以下简称:联想知识产权)、http://10002.com/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拓士)、蓝沙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沙公司)的判决文件。最终,娱美德有限公司在这场纠缠多年的诉讼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12月23日,世纪华通(002602)宣布,本集团控股子公司亚拓士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蓝沙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近日收到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7)沪发来的(73)民初617号、(2020) 沪73民初1号、(2020)沪73民初2号、《民事裁定书》。

  根据公告,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支持娱美德和联想知识产权签署的关于亚拓士和蓝沙公司侵犯其共享版权的《民事裁定书》请求,并判给30万元赔偿。同时,亚拓士对传奇知识产权的侵权指控、娱美德授权上海时报、上海游光等公司开发手机游戏被驳回,即娱美德与传奇知识产权的授权协议有效。

  据悉,亚拓士已与盛大公司签署了《续展协议》等多项协议,授权盛大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蓝沙公司运营《补充协议》个人电脑客户端网络游戏,有效期至2017年9月28日。随后,娱美德发现亚拓士公司在2017年6月30日与蓝沙公司签署了《传奇》号协议,但未与其协商。同时,蓝沙公司开发了《续展协议》系列手机游戏和网页游戏,并没有按照承诺支付许可费。因此,娱美德和联想知识产权以侵犯共享版权为由起诉亚拓士和蓝沙公司。在(2017)沪73民初617号案(即娱美德,联想知识产权诉亚拓士, 蓝沙公司侵权案)中,主要关注“亚拓士公司是否可以不经与娱美德",协商就签署《传奇》”以及“签署《续展协议》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娱美德对《续展协议》 游戏软件享有的共享著作权”等相关问题。法院认为,亚拓士和娱美德,作为《传奇》 游戏软件的共有人,该软件是一个不能单独使用的合作作品,不能单独行使共有人的权利。亚拓士与蓝沙公司签署了《传奇》。违反了《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软件保护条例》第十条以及娱美德与亚拓士公司于2004年签订的《续展协议》协议(与盛大公司签订的原合同由亚拓士公司续签权限),侵犯了娱美德和联想知识产权对所涉及软件享有的共享著作权游戏。因此,亚拓士与蓝沙公司签订的《和解笔录》侵犯了娱美德与联想知识产权享有的共享版权,赔偿30万元。

  相反,2020,沪第七十三届人民法院第一、二、三号判决(亚拓士诉娱乐美德、传奇知识产权等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亚拓士诉娱乐美德、传奇知识产权授权浙江九翎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翎公司)和上海敢客擅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敢客Company),上海上海http  上海时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光公司)和上海游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游光公司)(以下简称被告)利用《传奇》开发、发布、宣传运营相关游戏,侵犯其在《传奇》上复制、编辑和传播信息的权利。 亚拓士请求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停止侵权行为,发表声明,消除影响,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共计1.25亿元。被告辩称,其开发的游戏软件代码与《传奇》 游戏软件代码不同,根据《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悦美德和联想知识产权拥有授权(转让除外)权,因此不构成对《传奇》 游戏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侵犯。法院认为,事先与亚拓士和亚拓士无正当理由异议许可《娱乐美德》和《传奇知识产权》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的规定,因此不构成侵犯亚拓士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其次,亚拓士公司没有证明和认定本案被告的软件代码游戏,因此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侵犯了《传奇》 游戏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因此,本院驳回了亚拓士公司在沪第73号2020第1、2、3号案件中的全部诉讼请求。值得注意的是,除上述三项诉讼外,蓝沙公司还就此期间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对余美德、恺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提起诉讼。然而,蓝沙在12月撤回了诉讼2020,法院也在12月20日发布了撤回裁决2020。

  事实上,亚拓士的娱乐道德和版权之争只是游戏市场的一个缩影。随着科技的发展,短短几天,一个热门的“兄弟”在游戏市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对于游戏版权所有者,最常见的剽窃行为是什么?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许春明,教授表示,游戏侵权行为有多种类型,如比如私服、模仿服装、换肤、改编和剽窃等。大多数侵权行为集中在侵犯游戏权利人享有的版权改编权,这也是目前最具争议的。我们都知道游戏有“一生”,很少有游戏能在市场上站住脚,而几乎所有游戏都有自己的“抄袭”产品。已经初具规模的游戏制造商仍然能够打击侵权行为。对于那些在游戏市场上“短命”的游戏公司来说,“侵权游戏”的出现无疑是对其发展的一个巨大考验。关于游戏制造商在维权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及解决方案,许春明表示,除了可以通过行政投诉或刑事报告举报的侵犯版权行为外,大多数游戏侵权纠纷都是通过民事诉讼进行辩护的。游戏权利人的民事权利保护方式面临着举证要求高、诉讼周期长、赔偿金额低等诸多问题。特别是诉讼周期长的问题更为突出,因为高峰循环的一些手机游戏、网页游戏等。游戏运营可能只有半年到一年,而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可能需要两年以上才能完成。这时,被指控的侵权行为游戏已经停止运营。对于权利持有人游戏,可能的结果是赢得诉讼,失去市场。因此,鉴于这种情况,有必要引入禁令和预先判决。游戏作品的制作是“不容易的”。如何使“游戏”更好地发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是市场各个环节都应该注意的问题。比如游戏制造商应提高创新能力;加大对游戏作品的法律保护;玩家应该抵制购买侵权游戏产品。从长远来看,游戏市场可以“从云中看到太阳”,迎接自己的蓝天。




分享到: